首页>人文财经>悦读

客家山歌,我的诗与远方

作者:孙赛凤 来源: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:2019-04-15

  岭高也有人开路,水深也有撑船人。

  藤断也有篾来接,情断也有接情人。

  ……

 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故乡,而我的故乡是一曲悠远的山歌。

  当我还是一个6岁的小女孩的时候,在去外婆家的山路上,远远听见一段清脆嘹亮的歌声在山谷环绕,环望四周却不见人,那美妙的歌声宛如天籁,为我打开了一扇奇妙的窗。

  30年后,我远离故土,寄居北京,在走过很多的路、遇见很多人、也听过很多声音之后,心中最惦念的还是故乡的那曲山歌,我一直想知道,这奇妙的歌声到底是谁唱的?

  为此,我和志愿者们一起拍摄了公益文化纪录片《故土山歌乡愁》。

  到故乡去寻觅山歌,并没有安顿我的乡愁。我所在族群的文化源头是什么样?它在上亿客家人心目中是如何存在的?从何处来,到何处去,弄清这一点,是决定我的精神坐标的关键。

  从2018年春节到今年春节,我先后走访了广东梅州、清远,湖南郴州、江西赣州等地的古村落,拍摄了第二部公益文化纪录片《诗歌与远方》,以下,实为侧记。

  一首山歌,从古唱到今

  湖南宜章,背倚三湘四水,古称“楚粤之孔道”。

  宜章的古村落约有1000年历史,山歌历史至少有一千余年。在宜章县莽山瑶族乡、天塘镇、关溪乡等地的古村落,我收集了1000余首客家山歌。

  九江鱼子转九江,

  十个鸬鹚排两行。

  鸬鹚难舍九江水,

  阿妹难舍心肝郎。

  心肝阿哥有良心,寸寸节节打箍金。妹系有钱人家女,哥系穷家少年郎。

  郎有心来妹有心,唔怕高山水又深。高山也有横排路,水深也有造桥人。

  入山看到藤缠树,出山看到树缠藤。

  藤生树死缠到死,

  树生藤死死也缠。

  山歌里的爱情,朴实而热烈,纵使海枯石烂,相爱的人也绝不分开,浓烈的情感,纯粹的表达,相比古乐府里的“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!”“君当作磐石,妾当作蒲苇。蒲苇纫如丝,磐石无转移”,可以说,一点也不逊色。

  古往今来,客家人就是这样生生不息地爱着……

  小笋小撅小眼出,早上折了晚再生。

  一萝苦笋三萝壳,有人食来冇人剥。

  从山歌里我感受到劳动的不易,更领悟了许多人生哲理,歌词纯朴、厚重,让人久久回味。客家人把人生的苦难与美丽都化成了歌唱,婉转的曲调,含蓄的歌词,浓缩了客家文化的精华,听罢一曲山歌,能唤起多少客家儿女的乡情乡愁啊!

  在宜章,会唱客家山歌的人大都在50岁至90岁这个年龄段,山歌唱得较好的老人普遍识字不多,全是口口相传,也有少数人有歌本。然而,各地客家话有差异,将山歌转化为文字及手写整理录入难度较大,如再不保护,这里的客家山歌可能会失传。

  这些美得像古典诗词一样的山歌,让我听到了远古的味道、田

  野的味道、根的味道……

  山歌一头连着故乡,一头连着远方

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

  客家山歌里有客家人的风俗,客家人的文化,客家人的历史。

  客家人把家国天下的理解都编织到山歌和童谣里,无论他们身在何方,每当古老的歌谣响起,故乡仿佛不再遥远。

  月光光,秀才郎,

  骑白马,过莲塘,

  莲塘背,种韭菜,

  韭菜花,结亲家,

  亲家门前一肚塘,

  放的鲤鱼八尺长,

  长的拿来炒酒吃,

  短的拿来给姑娘……

  这首童谣叫《月光光》,很多客家孩子都会唱。

  在广州的一间出租屋里,70后的李家姐姐阿娇经常陪孩子一起唱这首《月光光》。因为父母早逝,阿娇10多岁就离乡打工,10多年了,月收入从最初500元涨到如今的4000元。她所在的工厂承接着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订单,如今她每天工作10个小时,只有周六休息。回家料理完家务,她还要去附近的小店绣花挣钱。她和弟弟们都成了家,老家也盖起了新房子。

  阿娇原本柔弱,但除了坚强,她别无选择。生活不算富裕,却如同她爱吃的苦笋,隐忍回甘。因为家人的生活在变好,辛苦也是值得的。对于阿娇来说,苦难的故乡是远方,他乡或许才充满希望。然而,看到她教孩子唱《月光光》,我觉得,故乡其实离她并不远。

  日头落岭夜了哩,

  风绞乌云落雪哩,

  乾坤日夜都在转,

  天道唔(注:不)争自来哩。

  客家人向来以出门闯荡天下为荣,他们寻找的是什么呢?

  广东平远县地处粤、赣、闽三省交界处,这首山歌,唱出了当地客家人在大山里生活的勤劳与艰辛,与命运的不屈不挠的抗争。

  姚良松在平远山里长大,从小盼望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他还记得,小时候祖母经常讲乡贤姚德胜的故事。

  姚德胜为谋生到马来西亚打工,因吃苦耐劳成为南洋巨富,他捐巨资支援辛亥革命,曾获得孙中山先生颁发的一等嘉禾勋章,是近代着名的爱国华侨。姚德胜终生不忘家乡父老,扶危济困,兴学育人。祖母讲的这些故事在姚良松幼小的心灵种下了爱与善的种子,成为他生命的底色。

  对于姚良松来说,客家文化有一种深沉的家国情怀,不管走多远,他都在祖母的目光里。

0
相关推荐 >

中国财经报微信

×

国家PPP微信

×